来源:长江日报 发布日期:2021-11-15 07:23
【 打印 】 【 扫一扫 】
【 字体:  】

蔡甸花博汇景区游人如织,园内草坪上支起帐篷,游客们晒暖阳、闻花香,享受美好假日。记者李永刚 摄

蔡甸花博汇

14日是周末,天气晴好,初冬暖阳带来了舒适与惬意。在蔡甸花博汇景区,百日菊、粉黛乱子草、向日葵、醉蝶花、鸡冠花等朝气蓬勃地绽放,市民游人徜徉其中,流连忘返。

一株株争奇斗艳的鲜花,一栋栋小洋楼,一片片智慧农场……让众多创业者和当地村民一起撑起了大集街天星村等周边村湾乡村振兴的大舞台。

■ “花平台”吸引百人来创业

在景区内的佛洛伊鲜花小镇,一座座彩色小洋楼错落有致,尽显法式浪漫风情。长江日报记者走进一家名为花园里的店铺,46岁的店主周波正坐在二楼露台的休闲椅上,桌前摆放着一壶才泡不久的桂花乌龙茶。他时而看着楼下庭院里就餐的游客,时而远望花海里正待升起的热气球和空中盘旋的观光直升机,感慨万分地告诉记者:这才几年,原来荒芜的小村湾已经大变样。

2017年10月,占地面积2300亩的花博汇一期对外开放,景区“不大拆大建”,保留了原有土地上的村湾、农田、房屋、水系、树木,在维持乡村肌理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升级,在不改变农民宅基地所有权的前提下,对村里的闲置住房进行个性化改造,将天星村打造成为一个集花卉旅游观光、创业农业体验、田园养生度假、亲子休闲娱乐、美丽乡村体验、文创产业传承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

如今,景区拥有四季花海、马鞭草花海、粉黛乱子草花海、月季花海四大主题花海。园内种植了樱花、郁金香、绣球花、冰岛虞美人、鲁冰花、黄金菊、三角梅、香水百合等十多种名贵鲜花,花域面积26万平方米。

景区正式对外营业的那一年,在市区开影楼的周波在一次选外景时结缘花博汇。走遍武汉市的周波说,在武汉适合拍外景的地方不少,但一年四季都有成片花海的地方不多。在这里视觉、嗅觉双享受,走哪里都美,走哪里都香。

花园里这栋曾经农民的闲置楼,就成了周波二次创业的“转型楼”。“干了二十年的影楼摄影,或多或少有些疲倦。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有意识想做点鲜花文章。”周波创办的鲜花主题休闲娱乐的花园里,桂花乌龙茶、茉莉花茶、玫瑰花茶、白桃乌龙茶等一系列产品进了他家的菜单。周波说,花茶里的花多为景区里种植采摘的,由景区免费供应,基本上一年四季游客们都能在此体验到最新鲜的花茶。

鲜花小镇里喝花茶,还能品尝最纯正的蔡甸当地美食。最初,周波的店只提供花茶、咖啡、意面、牛排等西餐,如今蔡甸藕汤也成了店里的招牌菜。

“蔡甸莲藕是地理标志产品,莲藕质优、色白、煨汤味道鲜美。”周波说,店里莲藕都来自景区周边藕塘,需要的时候电话联系,送来的藕还保留着泥土的气息。

花经济做活“花文章”。据统计,截至目前,花博汇景区吸引市民、回乡能人和企业家100余人前来投资创业,租赁房屋110栋,已集聚了收藏品展卖、陶艺、文创、水吧、咖啡、民宿、网红等业态。

■ 收入渠道也不再只靠务农

“我家有4亩地,一半已流转。农忙时照料田地,平常在附近学校做保洁,周末来景区兼职当服务员,一个月算下来有5000多元收入。”63岁的大集田家堡村村民许又珍正在景区里忙碌着。据了解,如今景区里有500多位像她这样在景区工作的农民,分别来自天星、西湾、农林、文岭、凤凰、田家堡等周边村湾,他们从事花卉种植、清扫保洁、餐饮服务等,年人均增收4万元以上。

在许又珍记忆里,无论是田家堡还是天星村,过去大部分年轻人都外出务工了,老屋破旧、道路狭窄、田园荒芜。而现在,许又珍住进了带电梯的还建社区,收入渠道也不再只靠务农。

“店里长期雇佣了5个人,周末忙时会临时招聘人手。当地居民非常朴实,忙的时候大家主动加班,合作得很愉快。”令周波颇为感动的是,去年疫情期间,他一直住在景区内,家在附近村湾的员工徒步为他送来自己种的新鲜蔬菜和各类生活物资。

景区文旅和农业的结合,也改变了传统耕种方式。在花博汇二期5G智慧农田,一片片农田被分成小隔断,8岁的“小农民”苏杰在父母和田地管家陶世群的指导下,举着小铲子,拿着小水壶,蹲着地上“劳作”。孩子家长苏雪表示,孩子能够亲自到地里种菜、从事劳作,了解了蔬菜的生长过程,培养爱惜粮食的好习惯。又能够通过“市民农园”微信小程序,在手机上观看自家的田,完成自助灌溉,田地管家还会帮忙打理“田政服务”。

“种了一辈子地,现在村子变成了景区,我也从农户变成员工。现在帮市民打理田园干的老本行干起活来熟练,不手生。教孩子们种地,体验劳动的过程,感受劳动的辛苦,也非常有意义。”陶世群说道。

江夏小朱湾

沿着宽阔的梁子湖大道一路南行,穿过绿树掩映的乡村柏油路,在天气晴好的周末,江夏五里界街道童周岭村的小朱湾里游人如织,竹林花海之间,高台基、深出檐、美山墙、红黄黑的荆楚风韵民居错落有致。

数年前,这里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失地村”和“空心村”,年轻人外出打工,老人和孩子留守。2014年,江夏区对小朱湾实施美丽乡村建设,在湾里建设花园式荆楚风格小乡村。

如今,外出的村民回来了,城里的市民也慕名而来,这里成为“全国文明村镇”和“十大荆楚最美乡村”,实现了从“空心村”到“最美乡村”的华丽转身。

■ 请来专家设计 村湾改造变景区

“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猪屎牛粪淌,进村惹人愁。村民往外走,游客不想来,谈何发展?”童周岭村党支部书记罗刚玉说起村里的变化感慨万千,2006年梁子湖大道建成,2010年引入当代集团在小朱湾流转土地建起了薰衣草花园,童周岭村慢慢聚集了人气。

然而,薰衣草花园游客众多,但旁边的小朱湾却无人问津,游客很少到小朱湾休憩停歇,相应的服务业也发展不起来,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到外面打工。

村湾要发展就要聚人气,而要想吸引游客来,首先要从环境抓起。区街村请来专门从事乡村建设的中国乡建院专家,对小朱湾进行规划设计,在考察荆楚建筑风格与江夏民居的特色后,设计专家们表示,小朱湾的房屋应该与自然融为一体,无需刻意营造,只需帮助村民改善现有的生活环境,让景观自然而然地融入环境中,以呈现当地的传统文化风格。

经过充分征求村民的意见,小朱湾确定了“荆楚—花—人家”的主题,将赏花游与美丽乡村建设相生相伴,在花海中打造一座民居特色浓郁的传统村落,房前屋后竹林绿树环绕,落英缤纷。房屋建筑设计按照荆楚建筑进行立面改造。

■ 改造就地取材 留住乡土气

设计改造过程中,中国乡建院和施工单位因地制宜,尽最大限度使用现有材料:石头做屋基,旧砖砌新墙,破砖铺路面,红瓦做围墙,磨盘做装饰,枕木挑大梁。乡土树种不用砍,春夏秋冬成景观,瓶瓶罐罐都是宝,自己动手省不少。

为节省农村建造成本,使大量的旧建筑垃圾变废为宝,在建造过程中,一面大量收购外面拆迁后的旧材料,如灰砖、红砖、石、瓦、木料、缸和罐等之类,增添了建筑景观古朴自然的艺术效果;一面就地消化掉拆旧房的所有材料,就连老房子里的旧罐、缸和木制工具等全部用到了客栈庭院景观当中。乡建院、施工单位充分与农户沟通,实现管线入地、雨污分流,做到改造完成后,没有建筑垃圾运出湾。

为激励村民参与美丽乡村建设的主观能动性,五里界专门制定了奖励政策,规定凡参与美丽乡村房屋改造的农户,每平方米补助180元,每户5万元封顶。

小朱湾的建筑改造后达到融合自然、层台累榭、精细沉稳、生态建造的效果,恢复了传统村落的风貌。

周末从武昌驾车带家人来到小朱湾的市民叶先生告诉长江日报记者,这里不仅环境美而且保留了浓浓的乡土气息,让来自农村的他可以在这里感受到乡愁。

■ 村民返乡创业 年收入过百万

13日中午,小朱湾品农情农家菜的院子里,游客坐得满满当当,一中午二三十桌客人让老板曾方荣忙到近下午3时,刚忙完中饭,他又为下午的游客体验项目打糍粑做起准备。

曾方荣是第一批回乡参与美丽乡村建设的村民。曾方荣曾外出开公交车,后来自己开出租车。2014年,小朱湾搞美丽乡村建设,曾方荣第一个响应。“当时改造农房搞农家乐村里很多人有顾虑,但我看准了村里的人气。”曾方荣回忆,当时薰衣草园游客量很大,但是缺少相关的配套,只要村里改造完成,一定有人气。

曾方荣拿出自己积攒多年的积蓄,还向亲友借钱,一共花了十多万元将自己的民房改造成为农家乐。没想到一开张就十分火爆,曾方荣夫妇和父母一起上阵都忙不过来,有时客人就等在厨房门口自己拿菜。“每天就在院子里来回跑,当年就把改造房屋的十多万元赚回来,并投入了第二期改造。”

在政策的激励和第一批村民的带动下,小朱湾群众参与改造的积极性很高。从2014年8月份到2015年8月份,仅仅花了一年时间,村里的房屋拆改基本完成。现在村里35户居民全部返回了小朱湾。

如今,曾方荣一年收入过百万,还请了几名村民帮忙,带领大家一起致富。

■ 美丽村湾引来市民下乡当创客

“这里还有民宿可以订吗?”“不好意思已经住满了。”13日中午,在小朱湾的民宿沐楚客舍,工作人员李凯告诉记者,沐楚客舍有8间民宿,起初只有节假日客房才会住满,现在只要是周末就一房难求。从2016年到现在,李凯见证了小朱湾人气越来越旺。

坐落在一片民房里的民宿沐楚客舍,从外面看跟村里的其他民房没有什么区别,木制门、灰砖墙、篱笆院,走进去却发现别有洞天,吧台上摆放的剧本杀、三国杀、狼人杀等游戏,咖啡厅里香味四溢,处处体现着都市人的生活情调,却又与周围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游客坐在靠近窗台的藤椅上慢慢品一杯咖啡,享受着亲近自然的静谧。

这间民宿是武汉市民叶仙开办的,2016年,叶仙跟朋友到小朱湾附近旅游,偶然发现村里的民房经过改造后保留原生态的荆楚民居风格,周边的环境也十分优美,让她产生了下乡当创客、在小朱湾里开设民宿的想法,“周末来到这里,跟朋友一起喝咖啡、品茶,远离都市的烦扰,十分惬意。”叶仙说。

  

进入专题